圣诞老人的艾薇薇

一个小透明,不必在意

我低头握着她的手,感觉手心冰凉,神经末端传来颤抖。我于是抬头,她眼里一片空茫,轻声问我:“缓缓,你知道吗?”我无声用力握紧了她的手,她把头靠近我,仰脸闭眼。我看着她,俯首与她额头相抵,而后将嘴唇轻贴于她眼皮上,亲吻着疲倦的蝴蝶。她轻凉的呼吸打在我的脖颈里,仿佛秋夜的冷风扫过,带来白霜。我松手,拥住她,向下捕捉她漂亮的嘴唇,我们仅仅唇瓣相接。她睁开眼,透过我望向虚渺的远方,我长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试图看进那对深棕琉璃珠,然有流光蔽于其上而使我不可望入。
我松开她,后退几步,她虽然此时极为安静,可我觉得她在如狂风中的蝴蝶般挣扎着,是那般绝望的姿态。
我深吸了口气,悠悠吐出白雾,透雾看她,我想,她可真是个小美人。

我居然直到十四岁才发现我是这么幸福的啊,我的亲朋好友无一远游离世,我想的话就能见到他们,真是太好了。
我多幸福啊,我能在别人疯玩的时候读书,我能在别人打游戏的时候看纪录片,我能知道那么多课本外的知识,我能见识那么美丽的风光,我能认识那么好的太太,我能做那么多事,我能努力的活着。虽然我的年龄和阅历像拘束衣一样死死的把我捆住,可我仍然可以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多好啊。
我多幸福啊,能交到那么好的朋友,能有那么好的爷爷奶奶,能见到那么可爱的妹妹。
说真的,我妹妹简直是个天使!我爱她!虽然我爸有时候会把我和她相比,可是我爱着她呀,她能比我好,我真的特别开心,我的妹妹,是那么温柔优秀的人啊!虽然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可这不妨碍我想念着她,她能成为我的妹妹,是我一生的荣幸!我作为一个姐姐,深深地为她的优秀感到骄傲。
其实我只比她大两岁,而且她已经比我高了,可那又怎么样呢,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永远是我的妹妹,我的天使。
我只希望她变得越来越好呀
愿时光温柔待你



哦我是个妹控,从小就是
可是不打紧,我妹是个姐控
嘿嘿嘿

以前觉得APH好啊,感觉自己能喜欢一辈子,后来还是退圈了。后来觉得魔道好,但现在还是爬墙了,再是渣反,最后是现在的全职,这几个墙头都很好,虽然都因为很红所以是非多吧,但是我作为一个只看不说话的透明其实感受不是那么深刻。
其实我真的觉得我总是搞砸事情,有好几个很对不起的人,现在也没办法和他们说对不起了,我怂,不敢面对他们。
曾经想过自己写文,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实践,每次一提笔就想起以前的事,我真的怕了。
我以前可比现在潇洒多了,行动力很强又聪明,重点是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活在蓝天下,现在……虽然说不想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但偏偏是一个寝室的我也很无奈。上了初中经常不明白活着有什么意义,每天睁开眼看不到未来,只能像活在冬天的北京一样吞云吐雾,每个人都在张嘴催我走出雾霾,可是我什么都看不见。
他们都很幸运,有路灯指引着向前,眼前有鸟语花香,可是我没有,只有黑暗里头顶狭小的一方天空,我拼了命要撞破面前的墙走出去,可是我没有超能力,撞得头破血流,墙皮都被我的血浸透了,墙还是纹丝不动。我又想着从头顶出去,可我够不到,不管我怎么向上蹦,那方天空还是不远不近。
他们觉得我住在别墅里,可我其实穿着拘束衣,被堵着嘴,蒙着眼,只能晃两下头。他们觉得我是神经病,我本来觉得我不是,可是我已经快不相信自己了。
我想活下去,我想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我快死了,我在洪流中挣扎,我快没力气了,他们都在岸上为我鼓劲。

现在身体也不太好,肠胃不行,坐久了站起来差点倒下去,老是想吐,也没什么食欲,我明明还是少年,可我感觉我走不下去了。


就这样吧,能走就走,不能走就爬,我狠不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