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老人的艾薇薇

一个小透明,不必在意

克罗地亚狂想曲真的感觉有一种在刀锋上跳芭蕾的感觉,开头的几声单薄琴音像看到黑暗中有刀刃冷光直直斫入人眼,到中间就是力量感极强的蹦跳,而且中间还有挥鞭转和大跳,这种歌并不适合意大利转这种比较精致(原谅我只能想到这种词)的动作,那种杀意与生命力共存斗争的感觉真的非常棒,不愧神曲
我只能听这种现代音乐,恕我欣赏不来古典音乐,我真的听不懂,我是个学民乐的,放过我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荣泽:

孩子的恶意的原料往往是最简单且最纯粹的恶毒,而大人则往往掺杂了一些偏见。有人是因为成绩不好被针对,有人是因为调皮捣蛋被针对。我则是因为家庭不完整,加之我的母亲不屑于以所谓的礼物去讨好老师而被那位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想去举报她的班主任针对。
有些事情真的……很难去忘记。一列人从前往后挨个答题,轮到我就跳过去,因为我看了一眼同桌的页码,然后她说我的答案都是抄的。不是我的黑锅硬扣在我头上,在班会课上说我废话太多,现在不好,以后也是社会垃圾。我那时候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针对我,我很吃惊,因为在那之前,我还是很喜欢数学也很喜欢这位老师的。我很惊讶地看她,然后她像看垃圾一样看着我,说你装什么无辜?就是你。我让你说话了吗?就是你!我说是你就是你!狡辩什么!
……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孩子之间彼此欺负要比老师装作若无其事的讽刺侮辱更容易解决。
……
好吧,我得承认,这两种都很让人恶心,也都不容易解决。
我至今找不到和别人正常相处的方式,我不会开启话题,不知道怎么和朋友交流,除非鸡血上头舌头牙齿都拦不住要往外飞的字字句句,不然我绝不会和老师有所谓的互动。我不会去办公室找他们问题,就算问也是结结巴巴半天才能憋出一句话,这很容易让我想起小学班主任鄙视的目光,于是我越发感到羞愧。越是羞愧越是不敢说,越是不敢说便越是羞愧。
问题会让我懊恼为什么总用不到合适我想法的措辞,不问题会让我因不努力学习不会也不去问而感到羞耻。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很想回到过去。可回去干什么呢?我什么也做不了呀。我不能让她辞职,也不能让我变好。
所以,所以。
一切是否只能这样了?
我不知道。
我很难过。是的,我很难过。为问不出题的自己难过,为每个遭受这种伤害的小孩难过,为这一切难过。
很抱歉提到这些让你们感到难受的东西。


是暮然啊:



不白嫖的末之不是好咸鱼:







我是因为小学的时候没交作业被老师用垃圾桶罩在头上被大骂辣鸡,因此导致同学们都看不起我。经常被合伙欺负,在四年级转班一来一直没有盆友,就算四年级交到盆友了也是那种把我当做什么一样利用的人。直到现在初中了我才解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您妈的校园欺凌!!!被欺负的时候告诉班主任(不是原先那个老师,那个老师后来被投诉了被学校开了!)班主任都是直接说一说就算了,完全是一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那种,哄哄就完事了!还说什么不要把事情闹大什么的让我不要告诉家长????我呸!!!什么人啊这是,以前不懂,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








糖球(`・ω・´):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想起来了以前的经历,实在是伤得厉害啊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赶稿期间的小小论文——读者有罪论

一杯薄荷糖:

我很认同这篇文章尤其是这一句“热圈的读者大多没有脑子。”
神夏圈是我混过最好的圈,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是,原作以及百多年来无数人演绎而出的福尔摩斯已经足够复杂,以至于到达了无论如何演绎,所有人都能分辨出这是不是那个夏洛克福尔摩斯。而且这种丰富性由两位天才一样的编剧进一步发展探讨在前人基础上成就神夏四季剧情,无论主角配角都大放光彩,都栩栩如生。
这种复杂性导致了一些比较主要的先行者比如221D中的开坛大佬们,都是有着独立价值观人生观的成年人。这里没有太大的因果但不得不说依然有一定的联系,只有有过一定的阅历的人才足够去理解剖析剧中人物形象性格再呈递,受众也能达到一定层次。作者和读者之间是相互转化磨合的关系。
就我个人的混圈经历来说,还没有哪个圈的读者能够像神夏这样给我这么多反馈。作者其实对无意义的评论是有着很复杂的心情的,感觉就像对待鸡肋。当然我不是说你们哈哈哈我不好我也很开心的,谢谢喜欢,这只是相对的来讲。
我当初开始暗搓搓关注龙老师是因为她给我的第一条评论,在惊天动地底下,她一语就道出了那句可以说是耗尽我所有灵感才得到的句子,我真的感动得要死(抱住三三的腿就表演一个暴哭)
作者都会喜欢有趣的读者,换而言之,写文的人也愿意为了看文的人而努力去当一个更好的写手。
给喜欢我的各位比心了!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指正!


妖聿:



写出来警醒自己,以及给有兴趣的人看两眼,没兴趣的、不认同的很正常,我们只是提出一种说法和倡议。




【追加了一些新内容,补充修改】




【以及原作者的抖机灵补充内容,欢迎再来讨论w戳这里








来自我好朋友的经典理论——读者有罪论。




早两年我不是完全信奉,但是现在已经成了这个理论的支持者。




一般热圈,不可避免一些现象,具体不用列举,大家都知道。








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绝对支持创作者创作自由的。




这一点值得强调,而放在同人内有两点被大家在意:




1.OOC,2.社会道德准则




我想通过举例来说明这个情况,这两个例子只适用于同人范畴进行这个问题的讨论,而且只是例子,没有任何的实际影射。我是个写文的,我就以写文来举例。




先讲OOC。




一个有名的作者,粉丝众多、热度都极高。




先前写的某CP的文得到大家的广泛认可和好评,结果新写的文OOC了(普遍认知中的OOC),那么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读者。




情况一:如果读者水平普遍较高,那么大概会有人勇敢的站出来说太太您这样写有点不对了,然后论述一堆理由。
情况二:读者水平普遍偏低,那么在大环境依旧在夸奖的情况下,敢站出来的人几乎没有,大家继续维持繁荣的假象。
情况三:作者自省能力极强,幡然醒悟。
而第三种情况,确确实实少见。
接下来,就牵扯到一个作者自由和作者责任的问题(这部分与道德这类无关)。
我认为,在同人范畴里,OOC是需要被极力避免的,我也相信一个真的爱这个cp以及热爱自己文字的人,一定会很在意这个问题。




但是很多不OOC的作者,他们是出于爱而主动背上“不OOC”这个责任的。




这个责任并不是义务,作者可以选择主动承担责任、被动承担责任、不承担责任。
我们跳出来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三种选择经常被当做评价、或者批判一个作者的创作水平的标准——主动承担责任的作者不容易OOC,被动承担责任的作者可能会跑偏,不承担责任的作者更容易跑偏。




那么回到上面的例子:
接下来就是展现作者自由的时候,这个作者是继续创作这个OOC的作品,还是改变,这是作者的自由。(当然情况二可能都到不了这一步)
如果他改了,可谓是皆大欢喜,但是他看完所有的建议后,依然决定要这样创作下去,说“我觉得我这样写没有问题”,我佩服他,而且尊重他这样写下去的选择。
如果作者选择坚持这样创作,那么再接下来,又是读者的问题。
原本这篇文就备受关注,而作者也表明了我就是要这么写,但这么写下去,在普遍认知里,这确实就是OOC,那么读者会怎么做?
情况一:因为我爱这个老师,所以我会继续支持下去吧→导致结果,OOC的文依旧维持高热度,高居不下,甚至成为圈内神作。
情况二:读者放弃这篇文→导致结果,热度下降,起码不会占在榜上影响别人、不会成为神作,或者作者因此意识到了问题,就此改变或者弃坑。
从结果上来看,走向完全不同。




如果这篇确实OOC的作品依旧受到追捧,我认为作者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些作品的影响力、受众数量、热度,全是读者给的。




也就是说,这样的作品可以一点影响力、热度、读者都没有,也可以有一大批受众、热度上万、成为镇圈神文。这一切,取决于读者,而非作者。




一些事、一些作品、一些作者会到某个地步,是读者捧得,是读者给他们这个机会和高度的。




作者的写作权利是绝对自由的,至于他想不想承担不OOC的责任那要看他的意愿。而读者的水平,读者的辨识能力,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然后关于社会道德准则的例子,仍然仅限于同人范畴。




我们稍微列举的极端一点,如果是一篇带有强烈犯罪性质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那么我个人的观点如下:




1.单纯从创作角度




我们不能否认创作者有创作这种题材的权利,创作者有权这么写。




2.单纯从对同人作品中角色和原作的角度
如果这个角色本身不是这样的、不与这个内容相关,那么就是OOC,没得跑。




3.单纯从对读者的影响




我们国家没有分级,这是个大遗憾,也算是问题的根源。




读者里确实有可能有未成年、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但是也有能独立思考的人、有成年人、有成熟的人,我认为不能以最短的那根木板为标准去砍掉其他长的木板,因此,作者本身没有义务对读者负责。




4.综合社会情况来看




我国有法律,也有道德舆论,这些势力作为第三方,对作者以及作品会有一定的控制权。其中法律是绝对的控制权,而道德舆论属于压力形式的被动控制。
面对法律,作者必须妥协。
面对道德舆论,如果作者牛、厉害、承受能力极强,他就不改、就不认为自己错,我还是很佩服他,他也有自由坚持自我。




5.综合实际情况看
这里就没有绝对自由了,人脱离不了社会,作品逃脱不了社会的评判。




但我仍然认为,我们只能希望,作者们能够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愿每一位作者能够把读者往好的方向引导,为整个圈子的合法合道德氛围做出贡献。




但是,作者仍然有权利坚持自己的创作自由,只要他能够扛得住压力,没有人能顺着网线掐死他,除了法律下的武装力量。








从个人情绪来说,也认为作者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包括对违法行为、极端违背道德的行为等。作者应该对此进行思考和权衡。但是思考和权衡后,去或留仍然是作者本身的权利,只要作者能承受。




读者有权利喜欢这篇文,也有权利讨厌这篇文,但不能强迫作者做出改变甚至不许再创作,除非是法律(还有官方)。




而有些情况下,一篇有相关内容文被捧成了这个圈的神文,起码代表这个圈大部分人都认可这篇文中的部分内容或者全部内容(包括文笔、故事设计、角色塑造、情感描述),那基本可以反映出整个读者水平和爱好。




这篇文对已在圈内的创作者和读者、未在圈内的读者和创作者,势必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人是极其肤浅的生物,很难逃过“第一印象”和“刻板印象”。这意味着,有可能,会很多读者会继续接受这类文、很多创作者会向这个方向靠近、很多未入坑的对这个圈和cp产生较为消极的第一印象。












我们总在强调创作者要对整个圈、对读者、对作品(往大了说还有社会环境、未成年人等等)负一定的责任。




却从来不考虑读者的责任。




我认为读者需要更有脑子。




是的,我就是在说,很多热圈的读者没有脑子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我们只是想图个高兴,管那么多干嘛啊”,我认可这种理论,本来同人就是一种娱乐,只是图个乐呵、不想管多么有深意的事无可厚非。




我个人是不信所谓的圈子的,但是人多就是有圈子,不能否认这个事实,躺在坑底养老的人也不能否认,热cp热作品更不能否认,也因此扯出大大小小多少事(笑死)。




而很多抛心抛肺的来看看同人的最初——创作者和读者的初心,都是希望这个CP好,希望创作出来的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感情好,希望一起喜欢他们的同好能开心。




所以这篇小论文对完全的圈地自萌主义者毫无意义,我也不认为完全圈地自萌哪里不好,但是对有些混圈、对一个圈子容易产生情感共鸣的人来说,我认为有一些可以参考的简陋的内容。








我的朋友还有一个经典理论——好读者应当有一定创作经验。




这个我不完全肯定,我别的圈有很多读者并不是创作者但是非常优秀,能在我走偏的时候给我建议,在我苦恼的时候给我灵感,我爱他们。




经常有理论:创作者的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




我倒是觉得:读者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








如果读者们真的希望一个圈子好,那么比起担心你家老师高不高兴、难不难过、听到了流言蜚语会不会退圈坑文这种事,还是多担心担心他产出的质量比较好。




就像很多作者说,看到评论里都是“请”、“打call”、“哈哈哈”、土拨鼠尖叫、无太大意义的狂吹等等,会觉得无聊、空虚、没有意义。




因为读者的水平不够,没有办法对这些作品进行更深的研读和思考,有了共感的情绪也只是流于表面,那么评论出来的东西当然都是这样的。




当然,不排除有些作品出来就是为了哈哈哈的,那就不重要了,而且我不认为这样的评论有错或者不好,因为这也是爱,一个读者对作品的爱不会有虚假。




只是我个人更推崇,在你很有感触的时候,把你的感触传递出去,在你有想法的时候,把想法表达出来。因为这对创作者而言是非常好的支持。




创作者需要支持,需要读者,但也需要好的读者,需要共鸣。




当然也不排除有的人单纯喜欢热度,这当然没有错,也没什么问题。




有趣的灵魂少,这一点众所周知。




有些相当优秀的作者,读者或许只有十个,但是他一点也不寂寞,因为这些读者的水平相当高,能给出意见和建议。








如果一个圈子里,在顶层热度里充斥着一些较为极端的例子——我这里说难听点,同人里的LTP内容、极端OOC还有各种强烈犯罪色彩等等,这样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我觉得责任一大半在读者身上,而非作者。




这一切都是你们捧出来的,怪别人吗?




有人质疑,你不是提倡创作者绝对自由吗,现在又来说不要有这些东西。




因为同人是有度的,基于原作、基于角色等等,我们广泛认可在这个度以内的作品,并予以支持,但不代表一定反对不符合这一切的。




读者有权利喜欢那样的作品,大方的承认自己喜欢这样的东西又不丢人,拥护自己喜欢的人事物和立场也无可厚非。




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是对一个圈很容易产生依恋和情感、甚至对此有一些责任意识的人,宏观了看、用发展的眼光看,你们的希望与期望是什么,你们的作为又是什么。








提一句,在道德和OOC问题上,如果要进行管束,我觉得合理的方法,就是呼吁,我们来呼吁大家不要创作不要看那样的题材,我们列出理由、列出法律、列出他们带来的种种危害,进行这种自发性质的团结来进行自我抵制,让作者们意识到背负这个责任的重要性,让读者们意识到拒绝这种题材的重要性。
而要求、威胁创作者不要写、读者不要看,我认为这种行为一方面很天真,一方面会激起逆反和好奇心,一方面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权利去审判、剥夺别人的这种自由,除了法律。








希望读者们,能更理性、客观、成熟的看待作品和作者。




提出自己的思考、讲出自己的理解,从来都需要水平和能力,对作者而言都有非凡的意义。




提出建议、提出异议,从来都需要勇气,也很难被接受,但对作者而言都会是宝贵的经历。




当然作者也长点脑子,有理有据的话再难听也要听一听,不讲道理的话听与不听看自己实际情况、要不要怼回去看自己当下心情。




这里再加一句我个人的偏见,如果一个创作者区分不了“有理有据的恶言”和“无理取闹的恶言”,那还是不要搞创作了。




我们不能说所有的话都是有用的话,因为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人为了给别人添堵而生,除了祝这些人早日暴毙,自己还要有辨别的能力,我认为这个能力很关键。




当然也不要把自己没有热度的原因完全归结于读者不识货,我觉得作者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认知和评估,以帮助自己调整心态和更好地进步。












读者是所有人的身份,只是到后来,有的人变成了创作者,有的人继续做读者,这两者没有孰优孰劣之分,更何况每个人都摆脱不了读者的身份。




而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读者,都是需要进步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我个人和我的朋友认为,作为读者,自我反思、自我丰富、自我充实、自我提高,是有一定必要的,我们也在努力的这么做。








这篇转载自由,不用再问啦。


好想交个小女朋友哦……就那种会涂口红还可以陪我吃烤肉那种,吃的嘴巴油亮亮的我就可以借机吃口红啦
我们还可以抱在一起午睡啊,女孩子软软的身体真是美好啊,虽说我身上也很软,但是果然还是想抱着我软软的小女朋友睡觉啊,抱着女孩子睡觉的感觉真的超棒啊(感觉自己好变态哦)!其实我是抱过好几个女孩子睡觉的,虽然都是好朋友吧,没非分之想,但手感真的好好哦,就是夏天有点热热的(。•́︿•̀。)

荔•枝•枝•汁⌚️:

🥞糍糕糕: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十八岁生日没赶上,我不想放弃你的十九岁

云烟:

愿你永远坚定而勇敢!


包包包子铺!:







感谢太太: @杂煮虎猫糕  提供图源。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思维混乱 不知所以

性转小王
自行车上,后座王杰希柔软如柳条的手环在叶修的腰上,叶修耳根都发烫,骑车一路颠簸。王杰希不满,手上用点力掐他肚子,叶修一激灵,忙靠边停车。
他下车看向王杰希,王杰希非常不满,用力瞪他,带了点任性姿态,叶修一下被击中,觉得自己的眼光真是十分优秀。他回神发现王杰希的眼神变化,她拍拍叶修的脸,带点慈爱地说:“叶修,你怕不是热傻了。”叶修故作淡定:“哪能呢,这不是看你太好看了出神吗。”
王杰希笑笑,突然凑近叶修的脸,叶修以为她要亲上来,闭眼做准备,等了几秒,没什么感觉,一睁眼,是王杰希的眼睛十分认真地端详自己。
非常漂亮的眼睛,叶修突然很想吻她,于是捧住她的脸,从额头开始,眉骨、眼睑、鼻梁、嘴唇,依次向下。叶修吻到眼睑时,觉得唇下有蝴蝶不安,他心里暗笑,原来害羞的不止自己。

睡觉了。